冯平/死了就隔绝了
栏目:协会活动 发布时间:2020-08-19
止痛剂用完后,我跟派瑞屈医师约定,届时会带阿妹过去。那一天,将是七月二十二日。癌,逼着我们面对生死。生命终有一死,死是所有生命的配件,必然构成要素。既这样,为什么我们都这么怕死,不想死,不接受死?凡有感知的,有情绪的,都惧怕死。每一只鱼都怕被吞吃,每

止痛剂用完后,我跟派瑞屈医师约定,届时会带阿妹过去。那一天,将是七月二十二日。

癌,逼着我们面对生死。

生命终有一死,死是所有生命的配件,必然构成要素。既这样,为什么我们都这么怕死,不想死,不接受死?凡有感知的,有情绪的,都惧怕死。每一只鱼都怕被吞吃,每一只羊都怕被撕咬,每一只猪都怕被刺喉。

面对死,我们都想逃。也逃。一定逃。

死是什么?死是一个质量的消失吗?死是一个彻底灭亡的终点吗?或者,死是一次质量的转化吗?死是另一次神秘旅程的起始吗——这样,死是进入另一种质量的场域吗?

死,到底可不可怕?

而我只知道,死是一种隔绝。阿妹和我,有一方死了,就彼此隔绝了。她再也不能舔我的手脸,我再也不能拥她入怀;她再也不能等我回家,我再也不能喂她喝水;她再也不能陪我看书、看电影,我再也不能陪她踢球……这一切,都没有了。摸不到,听不到,看不到,一切都没有了。

有癌,必然就死吗?不一定。阿妹的癌是可疗治的,她是能活下去的。但是——她愿意吗?又,这一切疗程和所有花费,都值得吗?生若不如死,是不是就死?我们有没有权利选择死?

不知阿妹明不明白我的挣扎,此时,若她能开口说人话,她会说什么呢?我的心乱纷纷,面对这四天,压力山大。

朋友们也纷纷说出他们的看法,多数赞成安乐死,理由是免去她的痛苦,不忍见她生不如死;也有支持自然死的,让阿妹回归成大自然的一部分,在病痛中渐渐走向死亡,告别世界。

在她的病痛中煎熬度日,我能做到吗?

七月二十二日,像一把大火,像一团密云,一刻一刻逼近。

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这道题有谁能逃过呢?